当前位置:主页>威海文摘>

绿色威海之三:“天鹅爸爸”与“天鹅卫士”

来源:  作者:本站

  荣成市成山卫镇附近有一片广阔而蜿蜒的海涂地带,每年冬天从11月份开始,从新疆天山中部的巴音布鲁克远道而来的高贵客人——白天鹅,就会陆陆续续飞到这里越冬,最多是来年一月份,多达几万只,成群结队,整个湖面洁白一片。它们或卧或立,或游或走,或翔或奔,姿态之美让人惊叹。平静的海湾、丰富的海藻、充沛的淡水以及零度左右的气温等优异的自然条件,使这里成为世界四大天鹅越冬栖息地之一。

  能够与大天鹅交朋友,对于当地人来说,曾走过一段弯路。文革时期,直至八十年代初,由于生活困难等原因,当地乱捕滥杀大天鹅的现象还十分严重。在附近农村的集市上,卖天鹅的汉子会扭起天鹅的长脖子扯着嗓子喊:“快来买啊,这就是癞哈蟆也想吃的天鹅肉!”那时,大天鹅见着人就如同见到了阎王似的躲得远远的。

  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和环保意识的增强,人们越来越把天鹅当成自己的朋友。有一个人在这其中功不可没,他就是荣成28中学退休地理老师李明伟。

  李老师从文革时期起就带着学生救治过无数受伤大天鹅。在有人乱捕滥杀天鹅的年代,他自己买了台照相机,有时间就在海边、港口转悠,看到有人捕天鹅就上前苦口婆心地劝阻,不听劝的,他就拿起相机拍照,人家问他干什么,他说拍天鹅,给学生当资料。捕天鹅的人自知理亏,不得不有所收敛。没有人捕天鹅了,他就带领学生观察天鹅的生活习性和活动规律。他撰写的《天鹅越冬地的新发现》一文在全国多家报刊转载,引起了国内外专家学者的注意,1990年原西德留学生马利德来荣成考察天鹅,专门拜访了李明伟老师,并称他为“东方的天鹅爸爸”。

  据李老师介绍,每年大天鹅刚来时,离人的距离都要在1200米以上。而每年当它们就要离开时,和人的距离就只有五六十米了。而在德国汉堡和日本北海道天鹅和人的距离是零,人们可以随时给天鹅喂食。他希望,象接近大天鹅一样,人类接近自然、亲近自然的文明程度,能够尽快地从五六十米走向零。

  这一愿望在他的学生袁学顺身上实现了。老袁是一位让人尊敬的农民,二十多年来,他义务救救助受伤天鹅300余只,被称为“天鹅卫士”。

  老袁在忙农活之余,开了家电器修理部,还兼营摄影、摄像服务,如果守着这摊子活,日子过得应该是不错的,可每到秋天,当第一批天鹅降临时,他就魂不守舍了。每日早出晚归,沿湖区巡逻,发现伤病天鹅,他舍命也得救助。

  2001年1月28日,有人急告袁学顺东南海面发现一只系着红飘带的天鹅。袁学顺从望远镜中看出红飘带是天鹅脖子上的血。没有丝毫犹豫,他趟水走向“红飘带”。摄氏零下8度的气温,海水更是冰冷彻骨。“红飘带”被捕鱼用的绞丝网勒断了脖颈,鲜血直流。袁学顺慢慢走近天鹅,跟它“说”了半小时的话,最后把“红飘带”抱上了岸。老袁说上岸时自己的腿像棍子一样,一点感觉也没有了。
上一页12 下一页

关于本站 | 会员服务 | 隐私保护 | 法律声明 | 站点地图 | RSS订阅 | 友情链接

免责声明:凡本站注明来源为xx所属媒体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