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外国人看威海>

我的威海情结

来源:  作者:本站
  我叫池忠植,是韩国浩成产业株式会社的董事长。1997年5月,我在好友韩国西大门区议员、在苘山投资兴办文登树正电子有限公司专务李文馥的邀请下,到苘山镇(原北郊镇)考察了投资环境。鉴于当地政府领导的一片热诚,我初步决定,把企业建在苘山,并与他们初步签订了意向。

  为把我的资金投到一个最佳环境里,我在这期间又先后到山东青岛、德州、烟台等十多个地方考察了投资环境,给我的初步印象是,苘山镇无论是政策、服务还是交通条件,都是比较理想的,最后我下定决心,把我的企业办在苘山。1997年11月5日,我与苘山镇政府正式签订了投资合同。首期投资260万美元,建设当时威海乡镇投资额最大的文登大浩电子有限公司。

  为让我的资金尽快产生经济效益,我向苘山镇政府提出了一个十分苛刻的要求:我的企业要在1998年1月1日试车投产。在这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苘山镇政府要为我建设3000平方米的厂房及办公楼,并让出时间给我进行设备安装调试。最重要的是,胶东半岛的天气进入12月份就能下雪上冻,严重影响到建筑施工。苘山镇政府的领导经过一番思考答应了我的要求。就在我自己都觉得这件事不大可能办成的情况下,12月24日,苘山镇领导给我打来了越洋电话,告诉我工程已经高质量地完工,让我到厂里安装调试设备。我第二天飞到中国一看,厂房果然按图纸建设完工了。经过紧张的安装调试,我的企业也在元旦进行了试车生产。事后,我听他们介绍说,镇政府为按时拿下我的厂房工程,组织了200多人的施工队,三班倒地施工,镇党委政府的领导整天靠在工地上抓质量。我曾担心他们保了速度保不了质量,四年过去了,事实证明我的担心是多余的。通过厂房建设这件事情,我初步觉得,我在苘山镇投资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此后不久,发生在我的企业与苘山镇政府之间的另一件事情更加坚定了我在苘山镇发展的信心。1998年3月25日晚10点30 分,当时我在韩国,我的外方代理李铜坤在厂内负责日常管理事务,他突然心如刀割,痛得死去活来。我的企业当时没有车辆,翻译拨通了当时分管外资企业的镇党委副书记刘昌安的手机,向他说明了厂里发生的事情。没想到,仅用了15分钟,刘书记就带着车来到了企业,把处于昏迷状态的李铜坤送往文登中心医院抢救。他是因为过度疲劳引发突发性心脏病的,情况十分危险。医院的医师马上为他进行了电击治疗,十分钟后,李铜坤从死神的手里被抢救了过来。事后,参加抢救的资深大夫说:“这个人如果再晚来5分钟,性命不一定能保得住。”李铜坤对苘山镇政府感激不尽,刚出院,他就把自己的名字改为“李苘山”用这种最独特的方式感谢苘山镇政府的帮助。
上一页12 下一页

关于本站 | 会员服务 | 隐私保护 | 法律声明 | 站点地图 | RSS订阅 | 友情链接

免责声明:凡本站注明来源为xx所属媒体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