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近代史话>

西方传教士的热情和无奈

来源:  作者:本站
  1898年威海卫被英国租占,令英国宗教界为之一振,他们认为此举有助于扫除传教障碍。随后,基督教会在威设立了中华圣公会和普茨茅斯弟兄会两个教会组织,并于1898年建立安立甘教堂。之后,又在刘公岛、观里村、盐滩村等地建立詹姆斯教堂、联合礼拜等教堂和传道所4处。基督教会内部还附设教会印书局,每年印刷福音年历并承印殖民当局公务印刷品,同时,还在夏季英舰来访期间,为英舰提供印刷服务。

梵帝冈红衣主教(前排左五)与教会学校海星小学师生合影。(20世纪30年代)

  继基督教会之后,法国天主教方济各会又接踵而至。1900年,法籍神父罗汉光由天主教烟台东境总堂来到威海,在城里仓坊巷办起了约瑟学校,并开始了传教活动。1902年,罗汉光回烟台后,英籍神父朗炳华来威主持教务。同年在三角花园购地35亩兴建天主堂和附设海星学校。1908年又在海星学校西侧购地兴建修女院(后改为圣母院)和明星女校。1931年威海教区独立。1935年在卢石台建宽仁院。威海教区独立后,范围不断扩大。除在市内建立了天主堂、圣母院、宽仁院外,还先后在乡下的打铁村、盐滩、观里、林家院以及牟平、文登、荣成的农村建天主堂、礼拜堂十余处。1931年至1936年是威海天主教的兴旺时期。

  为了消除基督教、天主教与中国思想文化传统之间的隔阂和误解,在销售渠道的开拓,使威海的绣花业很快发展起来,并一度成为出口贸易的重要产业。

天主教会在海星学校举行的宗教仪式。(1931年)

  但是令传教士们大失所望的是,他们的热情并没得到多大的回报。境内民众对西方教会开展的公益慈善事业比较欢迎,但对传教士们真正想让人们接受的基督教义却没有多大兴趣。在整个英租期间,西方宗教的作用基本上仅限于驻威的外籍人士当中,对境内中国民众的思想和生活的影响并不大。威海卫虽僻在海偶,境内民众受教育程度低下,但背靠儒家文化的发源地,儒家伦理学说可以说是家喻户晓、尽人皆知的,对人们行为起作用的基本上就是这种伦理道德。在孔孟之道的感染下,威海卫长期以来形成了纯简质朴、强悍保守的民风,不易接受外来影响。境内各种求神拜佛、烧香还愿、占卜风水等宗教迷信之风也很盛行,但这并不等于说威海卫人都是虔诚的宗教信徒。事实上,在威海卫,没有系统宗教信仰的人比各种宗教信徒要多得多。这种传统积习具有浓厚历史文化基础,非一时之力所能动摇。比如威海卫流传上千年的佛、道二教,到了近代也是信徒日稀,遑论初来乍到的洋人传布的"洋教"了。1898年后,传教士们历尽艰辛,也没有发展多少华人基督教徒。而且少数成为教徒的人也极易改变其信仰。据档案记载,有位外国牧师曾在威海卫某村发展了12名教徒,但当牧师离开后,这12人全部改信传统宗教,根本不知上帝为何方神圣,由此足见传统势力强大。
上一页12 下一页

关于本站 | 会员服务 | 隐私保护 | 法律声明 | 站点地图 | RSS订阅 | 友情链接

免责声明:凡本站注明来源为xx所属媒体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