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近代史话>

“罪恶的魔窟”——威海卫城

来源:  作者:本站
  根据《租威海卫的专条》,英国的租借范围不包括威海卫城,卫城做为文登县的一部分,仍归中国管辖。

  在英国租借威海卫之间,清政府就在城里设威海卫巡检司。英租威海卫之后,威海卫巡检司作为文登的下属机关在城内行使行政管理权。城内行政官司员的职级,时有变化。英租威海卫之前的巡检为九品。英租威海卫之后,英国在威海卫的地方交涉中,嫌官司员级别太低,建议清政府派一名较高级的官员管理卫城。1899年夏,登州府海防水利同知吉庆(正五品)移驻卫城,"专司海防水利稽察弹压,并妥筹男人理中外交涉事件。"后期,又应英方要求,经总理衙门同意,有关租借地的问题,由威海卫行政长官司直接同山东巡抚有效期商,海防同知驻威海卫便失去了实际意义。1906年5月,海防同知移驻烟台。威海卫城内从七品巡检管理。辛亥革命后,威海卫巡检司改为办事委员署,由办事委员处理城内事务。卫城的面积并不大,只有0。55平方公里;卫城内的人口也并不多,英租初期还不足2000人。但由于地处租借地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其地位极其特殊而重要。

  英国很早就想占有这座城。早在1900年马来州总督史威顿汉姆受英殖民部委派来威海卫进行未来管理预案实地调查时就指出:"威海卫城的司法管理权归属中国是个错误,必须马上修正"。他认为,"当这个落后的中国小城拥有自主权时这个'国中之国'实际上也就成了各种坏人的避难所和叛乱中心。"他建议,"借中国暴民攻击英国勘界官司之机,将这个有围墙的村庄置于英国的同一司法管理之下。"英国国内的很多"高参"也曾建议英国政府,采取英国占有九龙城的办法,强行占有威海卫城,英国政府怕引起国际舆论的谴责,并未采纳占有建议,而是采取了积极控制的策略。在中英双方讨论威海卫权力移交时,英方就提出,卫城里行政官司员的任免必须事无征得英方的同意。虽然这条意见并未完全被中方采纳,但也形成了一条不成文的规矩。那就是每任巡检或办事委员上任之时,先到殖民政府对在城内任职的巡检、办事委员,每月发放40元的津贴。那些拿英国薪水的卫城官员的所求,也总是尽其所能,包括提供人身安全方面的保护和政治避难。辛亥革命期间,殖民政府力保巡检赵定宇就是其中一例。

  1911年1月18日,文登革命党人逼走知县岳宝树,成立了临时这政府。1月23日便派张遂安到卫城夺赵定宇的权。张遂安进城不久便交赵定宇抓捕。赵定宇在城内已供职多年,与骆克哈特等人的关系处得相当不错。当赵被捕的消息传出后,庄士敦亲自带兵进城逼走张遂安,使赵定宇又官复原职。同时,又引入城的戚玉潭进行了狠狠的整治。戚班潭是城里商会会长,为争夺利益与赵定宇的关系处得非常紧张。当文登革命发生后,戚班潭便主动与文登军政府联系,要求派兵驱逐赵定宇。于是,殖民政府对赵被捕之事迁怒于戚。在张遂安退走之后,又以戚玉潭曾越界拘人为由将戚驱逐出境,使戚班潭呆在城里整整四年没出城门。
上一页12 3 下一页

关于本站 | 会员服务 | 隐私保护 | 法律声明 | 站点地图 | RSS订阅 | 友情链接

免责声明:凡本站注明来源为xx所属媒体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